<big id="whzde"><strike id="whzde"></strike></big>

<object id="whzde"><strong id="whzde"></strong></object>

  1. <track id="whzde"><ruby id="whzde"></ruby></track>

    <pre id="whzde"></pre>
    加載中 ...
    首頁 > 新聞 > 滾動 > 正文

    邵宇:中國經濟結構轉型的關鍵是房地產業能否軟著陸

    中國財經界·www.wea-sqt.com 2023-06-02 21:12:23本文提供方:網友投稿原文來源:

    三年抗疫,面對全球疫情沖擊和三重壓力,我國經濟頂住了壓力實現了增長。2023年,“著力擴大內需”被擺在了經濟工作的首位,未來中國將面臨怎樣的經濟形勢?近年來,金融支

    三年抗疫,面對全球疫情沖擊和三重壓力,我國經濟頂住了壓力實現了增長。2023年,“著力擴大內需”被擺在了經濟工作的首位,未來中國將面臨怎樣的經濟形勢?近年來,金融支持穩地產的力度持續升級,強調堅持穩字當頭、穩中求進的背后又有何深意?

    近日,“新一代海派經濟學家領軍人物”東方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邵宇在接受《金磚財經》獨家專訪時表示:“消費復蘇是2023年明顯且明確的方向,但經濟是個有機體,復蘇需要時間,休養生息,固本培元。未來,消費將在較為漫長時間的整個經濟復蘇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他認為:“中國經濟結構轉型的關鍵取決于房地產行業能否軟著陸,房地產和城市化都可能是一個經濟體一次性的買賣,不能加速透支。”

    以下為采訪實錄:

    一、2023中國經濟需溫和復蘇,結構轉型的關鍵是房地產軟著陸

    《金磚財經》:剛剛過去的2022年,我國經濟頂住壓力實現增長,大家也對新一年中國經濟的復蘇也非常期待。您認為在2023年,中國經濟面臨什么樣的形勢?經濟的全面復蘇需要哪些條件?應如何發力應對過去一年經濟運行遭遇到的“堵點”和“難點”?

    邵宇:我們剛剛走出疫情的影響,GDP在去年的基礎上會有新的增長,今年GDP預期大概在5左右,基數提升大概兩個點。想有更多作為,需要有一些政策支持。但在這塊大家也是有分歧:一方面各地政府主要思路是財政刺激,近期信貸創新高了,大家都覺得在強勁的貨幣政策刺激下,經濟運行會更高效。但另一方面,我們認為經濟是個有機體,復蘇需要時間,休養生息,固本培元。不是一定要多么強力的刺激,因為每次強烈刺激之后,都會有一些后遺癥,比如2015年、2018年。所以目前最重要的還是增加信心和穩定預期,兩者并不矛盾。

    過去一年的堵點和難點,主要是過去疫情封控下使得原來一些線下的經濟活動場景受損,包括餐飲、旅游、消費、地鐵。目前盡管有恢復,但大部分還未恢復到疫情前的狀態。過去三年就是在這些方面形成了一些堵點,需要慢慢恢復。難點是疫情中斷了供應鏈,特別是中國和全球的交往。今年大家對外需的預期不是特別高,因為今年整個全球的經濟運行相對較低。這就意味著穩定外資、外貿特別重要,我們看到很多地方政府到外部去招商但情況一般,主要因為這是一個大的全球背景下的變化,所以穩定內外資的預期是一樣的。

    過去幾年,由于疫情原因經濟增長受到較大沖擊,尤其是傳統的民營資本比較集中的一些行業。舉個例子,最近我問網約車司機覺得市場恢復如何,對方說差不多了,但如果以前5小時賺500塊,現在需要10小時才行,因為有時接不到單。也就是說,消費者的信心還沒有完全修復。不過,2023年中國經濟會溫和復蘇,消費復蘇是明顯且明確的方向。未來,消費將在較為漫長時間的整個經濟復蘇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金磚財經》: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將“著力擴大國內需求”擺在今年經濟工作的首位,促消費、穩投資將是今年的重點任務。如何看待2023年消費和投資形勢?

    邵宇:出口、投資、消費,從國內經濟需求我們主要看投資和消費。在中國,與房地產相關的消費類目眾多,買房所拉動的消費和投資是最大的,中國經濟結構轉型的關鍵取決于房地產行業能否軟著陸。最近看到一些超級城市的房產中介開始活躍起來了,包括新能源汽車領域應該還有一些結構性的增量市場還是可以博弈。

    《金磚財經》:2022年以來金融支持穩地產的力度持續升級。對于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的“推動房地產業向新發展模式平穩過渡”,強調堅持穩字當頭、穩中求進有何深意?

    邵宇:很多人認為,三道紅線及貸款集中制,限制了房地產企業表內融資能力,但實際上目前整個房地產的困境,如房價高、一線城市居民杠桿過高,房地產公司負債過高等。事實上源自于上一輪刺激所帶來的的貨幣投放以及低線城市居民快速的加杠桿等導致投資透支,現在強烈收縮打掉房地產的投資屬性,主要就是想穩住房價和杠桿。房地產和城市化都可能是一個經濟體一次性的買賣,十年的生意不能三年內就加杠桿消耗完,太快地對房地產進行透支消耗是不正確的。今年的房地產市場,還是一個結構性特征,所以總體而言,我們認為房地產投資與銷售額和去年持平就很好,市場需要點時間去修復,因為去年整個房地產板塊相對于GDP的貢獻是負增長,今年回正也不錯了。

    二、美聯儲仍存降息空間,國內寬松空間不大

    《金磚財經》:1月金融數據出爐后,市場期待的信貸“開門紅”終于落地。新增貸款達到4.9萬億的歷史高位,您如何分析1月信貸“開門紅”的原因?

    邵宇:我最近有提到,信貸兇猛,貨幣更多,但居民加杠桿還是相當謹慎,地產有待軟著陸。1月放款房貸,是銀行業務最忙的時候,總量的確是創新高了。不過還是回到房地產能否軟著陸,因為房子沒人消化,那么多錢都放在前面,可能會成為壞賬。

    《金磚財經》:近期,多城因房貸利率下調引發一波提前還貸潮,受到了市場廣泛關注。在此背景下,您如何看待信貸數據的后續走勢?

    邵宇:現在還貸趨勢還是比較明顯,大部分居民都比較會算賬,比如一種是對未來的預期不明確,想要結清欠款。一種是再融資降低成本,比如以前5個點融的,現在降到3個點。還有一種是投資空間太小,原來銀行收4-5個點利息,現在做投資每年都不能漲4-5點,資金成本很大那么就不如結清。這是一個理性的計算,所以還是取決于房地產能不能穩住。我們認為人口流入超級一線城市是可以穩住,但是其他地方可能還是會有一定的下行壓力。

    《金磚財經》:去年底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到,穩健的貨幣政策要精準有力,要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在您看來,2023年貨幣政策調整的空間有多大?今年進一步降息降準是否還有空間?

    邵宇:事實上,我們的貨幣政策一直挺穩健,那么如何去判斷“穩”呢?我們通過貨幣供應的增速與經濟的增長,也就是說實體經濟之間的增速形成一個大致匹配的關系,從而來確定是不是穩健的關系。2020年,M2增速大概在11%,經濟增長大概在3%,中間冗余的流動性大概是8個點。2021年,我去參加總理座談會,當時提的第一件事情是:今年經濟增長會反彈,貨幣政策如果繼續保持2020年的節奏,那么可能這8個點會被迅速壓縮掉。后來證明其實2020年是偏高的,所以2021年是有兩次降準,加上結構性寬松。去年貨幣相對較高,大概在11%-12%,但遭遇股債雙殺,大概率是風險偏好的情緒問題,而不是因為流動性。今年流動性寬松還有多大?一季度放貸,說明市場是不缺錢的,關鍵是如何將錢引到經濟增長或者資產價格上去,也就是說如何將一塊錢的貨幣變得更有效。我認為總量空間是夠的,就是結構上能否引導到消費,引導到轉型所需的投資比如三農、綠色轉型或者相對薄弱的環節上去。

    降準主要是看M2,剛剛降了半次,目前看來效果沒那么明顯。關于降息,房貸這塊還是受美聯儲影響,今年美聯儲還會加,但不會像去年那么激進,所以降息是有一定空間的。

    本文來源:責任編輯:李雷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如若轉載,請 戳這里 聯系我們!

    本網站轉載信息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請讀者僅作參考,投資有風險,入市須謹慎!

    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郵箱:info@qbjrxs.com!

    {"error":401,"message":"site error"}http://www.wea-sqt.com/news/2023/0602/95302.html
    国产大陆亚洲精品国产,国产精品高清视亚洲中文,jakeandrich飞机onlyfans
    <big id="whzde"><strike id="whzde"></strike></big>

    <object id="whzde"><strong id="whzde"></strong></object>

    1. <track id="whzde"><ruby id="whzde"></ruby></track>

      <pre id="whzde"></pre>